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北唐风云

第一百二十四章 枯藤老树昏鸦

【书名: 北唐风云 第一百二十四章 枯藤老树昏鸦 作者:浮华缥缈

北唐风云最新章节 富品中文网欢迎您!本站域名:"富品中文"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中国猎人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    “都埋了吧,我去老李家借一把锄子,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他身都转了,也都走出几步了,却忽然又像是不放心什么,顿住了脚步,又转回身来。

    “小子”抬起头来看着他,一脸疑惑,心想这马老儿有的时候就是神经兮兮的,这不,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

    但见马老儿来到另外一具尸体处,盯着那名俊秀年轻人苍白毫无血色的脸,蹲了下来。

    就像之前的一样,他再一次探了探脉搏。

    他像是猛然一惊,头也瞬间抬了一下。

    “怎么了?”他家“小子”问道。

    “嘶”马老儿倒吸一口凉气,“还跳着,这一个还有救!”

    听闻此话,人的同情心理作祟,他家“小子”心急火燎道:“那还不快抬回去试试看救治!”

    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做,这一对老少爷儿俩,简直都忘记了地上的另外一具真正的尸体,直接抬起少年就走。

    两天以后,那名少年堪堪醒来,一脸的颓败之色,什么都不清楚,只知道在那边嘶喊道:

    “死了,死了,都死了!父亲也死了,全军覆没,哈哈哈!哈哈哈!”

    许多人都没有料想到,南吴民众对于自己的国度战败的消息,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传开的。

    恐慌开始蔓延开来。

    ……

    ……

    南吴就这么败了。

    纸毕竟包不住火,更何况这样震撼人心的消息,也没有人不自量力地准备去隐瞒什么。

    尤其是某些早就料想到结局的人们。

    ……

    ……

    一样的琼楼玉宇,不一样的风采神格。

    李惜芸单手拎起裙裾,另一只素手掌心向上摊开,微微闭着眼眸,像是在承接着阳光所带来的温度。

    最近的天气很好,暖阳照在她倾城的容颜上,带上了某种迷人的光辉。

    管阔就这样默声不响地坐在那里望着她,一动不动,眼睛里面流淌着某种欣赏。

    真的很赏心悦目。

    “人们都道皇宫尽是琼楼,却殊不知,这其实就是一个囚笼。”她红唇微张,轻轻说道。

    “我本以为在前一段时间终于离开了这样的一个囚笼,可是到头来,还是到了另外一个囚笼。”

    她缓缓睁开那一双凤目,侧过身躯,回眸望向坐在那里默声不响的管阔,问道:“你为什么最近都一声不响?”

    “你说得都对。”管阔声音平缓地说道。

    李惜芸细眉一挑,语气变得一如既往地咄咄逼人:“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听是听的,只是并没有多加思考这些,我在想着别的。”

    “也就是说,你不怎么在乎我?”

    “如果不在乎你,那一天我大可以直接一刀杀了关直霄,而不必在意关家人会不会对你动手。”

    “如此说来,我应该感谢你喽?”李惜芸松开了素手,鲜红色的荷裙断然垂落,她款款朝着管阔走来,眼眸里面充满了嘲讽。

    有的时候,管阔会觉得她喜欢讽刺别人,也喜欢用言语攻击别人,但是从另外一种方面来说,可能是她太过骄傲,而一旦她的骄傲获得了她在乎的人的忽视,她就会显得有点戾气。

    管阔站起身来,来到她的近前,牵住了她的手。

    她冷笑一声,欲图挣脱开,但是当然只是徒劳。

    “你无耻起来,有点像管清和。”她说道。

    “我并不认为那是批评。”

    “你可以认为那是夸赞。”

    于是沉默。

    其实他们都很清楚,他们不知道未来在哪里,有的时候偶尔的争辩,只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光,也或者是尽管拥有着彼此,却依旧感觉内心有些空虚。

    末了,李惜芸轻轻说道:“我有些累了,我们不吵了,不吵了好不好?”

    他们走向了台阶,然后两个人对着暖阳,坐了下去。

    李惜芸将秀首靠在了他的肩头,闭起了眼眸。

    感受着她的青丝在脸上一拂一拂的,还有那幽幽的香气,管阔的心也渐渐安定。

    就一直这样,其实也挺好。

    他这样想到。

    他们谁也不再说话,也谁也不再动作,就这样很久很久。

    许久之后,李惜芸将秀首离开他的肩头,说道:“我想看看那个老家伙现在怎么样了,最近我觉得他是越来越老迈了,看起来就快要死了。”

    “我也是,”管阔说道,“他的气色很不好,他自己也说过,他活不了多久了,他做的那一切,就是因为他感觉自己要不行了。”

    是的,即使是宫中都很少有人知道的,吴皇就快要不行了。

    ……

    ……

    寝殿里,吴皇正在斟酒。

    他斟完酒之后,却不喝,倒掉,然后再斟酒。

    他的气色很不好,脸蜡黄蜡黄的,看起来仿佛要真的化为雕塑。

    在不久前,不可一世野心勃勃的他,还在临风台上君临天下,但是没有几天之后的现在,他却看起来老迈了不少。

    “人生就像酒一样,时间越长,味道越浓,但是比起最当初,总是变了味道。”他缓缓说道,脸上还是像以往一样淡漠无情。

    只是说话的速度真的是越来越慢。

    有些人一辈子都别想见到他一次,但是现在的管阔和李惜芸,却是大多数时候都可以见他。

    大概是看到管阔,他就想起金忧作和管清和,看到李惜芸,他就想到北唐先帝,即使是吴皇,也摆脱不了一些人性,比如说:老了之后就感怀了。

    “但是终究,那也都是你自己选择的道路。”李惜芸的唇角微微勾起。

    她喜欢嘲讽别人,即使是吴皇,她也毫不在乎对方的身份。

    或许正因为如此,吴皇很喜欢她。

    吴皇停止了斟酒,看向她。

    那一双眸子里面,依然充斥着威慑十足的可怖力量。

    “有的人走过了会后悔,可是朕不会,即使是走错了。”

    “一条道走到黑?”李惜芸毫不忌讳,可以说是一如既往的咄咄逼人。

    相比而言,管阔就沉默得多了,可能是他本来就不善言辞,现在更是没有了多说话的心情。

    吴皇终于像是笑了笑,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他的确是笑了。 富品中文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唐风云相邻的书:重生之我的快乐我做主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