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案战鹰

第591章缘分莫测

【书名: 重案战鹰 第591章缘分莫测 作者:玄云剑鹤

重案战鹰最新章节 富品中文网欢迎您!本站域名:"富品中文"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妙手仁医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    高翔没有去追郑周煊,因为他不知道追上后,又能怎么样。

    对于他来说,面对郑周煊真的是比较用脑子的一件事。

    高翔终于调走了,办公室里不会再有一个小男生和自己斗嘴了,出去办案也不再有个小跟班了。

    在高翔离开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郑周煊都会对着那张空椅子发呆,就算现在这张椅子已经有了新的主人。

    至于高翔追问自己的那个问题,郑周煊始终都没有回答他。

    其实,她怎么可能不记得那个夜晚说的话呢。

    只是要她面对高翔承认自己记得,可能还需要一些勇气,一些时间吧。

    毕竟,生活并不是时刻都处在那种特定的情境下。

    这种平淡如水的日子让郑周煊感到一种温宛的安定。

    直到一个早晨她接到了叶峰的电话,他告诉郑周煊叶敏出事了。

    再次回到刑警队已近五月。

    五月的风,柔和、轻盈,拂过麦浪,交杂着花果香。

    菜田被黄涛伺弄得枝繁叶茂,他得意地对郑周煊说:“这是这些年最好的一季,这要谢谢你做我的好助手。”

    郑周煊却没接上话,她正望着院外出神,喃喃自语:“可是梅花谢了。”

    黄涛说:“不用担心,每年都会开啊。”

    郑周煊问:”是吗?“

    黄涛说:“当然了,明年你一定会看到。”

    林雪在“听雨轩”里诉说着感情的不如意,仿佛就在昨天;叶峰对自己说娶了谁就要对谁负责任,仿佛还在耳边。

    可事实上,生活已经掀开了新的篇章,叶峰和林雪盛大而豪华的婚礼就在眼前。

    这个消息还是高翔告诉郑周煊的。

    那天,郑周煊又在为大毛豆始终抓捕无果而伤神,她在一张纸上乱涂乱写。

    久违的声音响起,“今天,心情看来不错。”是高翔。

    说实话自从上次在医院把他赶走后,一直不知再次对话会如何开场,没想到高翔还是老样子,一点不记仇。

    见到郑周煊对自己笑,高翔知道雨过天晴,话就多起来。

    他说:“我今天听叶敏说,他哥要和你的好朋友结婚了。”

    郑周煊写到一半的字就这样搁下了,停顿了几秒钟后,字继续写下去,她说是吗?真替他们高兴。

    见郑周煊没有其它的话要说,高翔无趣地在她身边转了几圈,又说:“下个月,我要调到特警队了。”

    郑周煊写到一半的字又搁下了,几秒钟后,她继续写字,还说:“你很特别,很优秀,会东山再起的。”

    高翔再没话说了,轻轻离开,轻轻关上门。

    郑周煊的字终于停下来,突然觉得心中堵得慌。

    就算提前知道婚讯,在林雪叶峰专程宴请时,郑周煊还是表示了热情地恭贺。

    一对新人坐在郑周煊的对面。林雪小鸟依人一样靠着叶峰。

    叶峰搂过她,对郑周煊说:“真想不到,你们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怪不得我觉得你很面善。”

    郑周煊扬扬嘴角,算做笑的意思。

    “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我们也不会做出结婚的决定。”林雪嘻笑着说,“有时候,坏事倒变成好事。”

    郑周煊说我真替你高兴,转而又对叶峰,“你说过了,娶了谁就要对谁负责,不能食言。”

    叶峰笑着,挥手做了个敬礼的模样,“我哪敢,小这么厉害的警察朋友,还不把我大卸八块?”

    林雪又告诉郑周煊叶敏要抢着做伴娘。

    郑周煊说让她做,她高兴就好。

    叶峰和林雪最后把郑周煊一直送到家门口。

    林雪给了郑周煊一个长长的结实的拥抱,她说郑周煊你一定要好好的。

    郑周煊听着耳边林雪的轻柔声音,眼眶不禁泛红。

    她也紧紧地抱住林雪,告诉她自己会的。

    说这话的时候,叶峰就在郑周煊的对面,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林雪挽着叶峰的手臂离去。郑周煊想不明白,明辉假日大酒店的那件事怎么就促成了这段婚姻?

    究竟是什么让叶峰决定结束自己的单身?这个篇幅的这个故事到底是怎么样的?

    可无论怎样,还是没有人能够走进自己的生活,郑周煊认为或许这就是自己的命运吧。

    高翔即将调走的一段时间里没有再接新案子,郑周煊一直陪着他在结案。

    忙到半夜,高翔说“小煊,辛苦你了。”

    好久没听到“小煊”两个字,想起一开始和高翔相遇的情形,郑周煊下意识地露出了笑。她没话找话地问:”下周就报到吗?“

    高翔点头,停下手里的活,认真地看着郑周煊,“小煊,你……我不在了,你要,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说完这句话,高翔自己都笑了起来。

    “干什么,搞得好像生离死别一样?”郑周煊嘴上说笑,心底却瞬间充满了无奈,“我难道自己不能照顾好自己吗?”

    高翔挠挠头说:“不是。你嘴硬心软,多愁善感,又不爱和别人说。我想你快乐一点。”

    郑周煊垂下眼睛,抿起嘴角,心底的无奈又被一种哀愁紧紧包裹,她说我没事。

    “还有啊。”高翔欲言又止,却又像鼓气很大勇气地说,“有些事过去就过去了,你一定会遇到合适的人。”

    这句话足以让郑周煊的心底涌起大波浪,她怔怔地看着高翔,半天说不出话。

    看到郑周煊突然变样,高翔以为自己的意思表达不够明确,他接着说:“你其实真的很好,一定会遇到的。”

    “那你说,什么样的人适合我?”郑周煊追问。“那就要讲缘分。”

    高翔嘿嘿一笑,还以为自己开导了郑周煊,“你的真命天子会到的。”

    “那你是不是?”郑周煊心中升起无名之火,直冲脑门,她近乎歇斯底里了,“我们名字那么配,还在一起过生日,你还听我讲云黄的故事,你说我们有没有缘分?你说你适合不适合我?”

    高翔整个人都愣在那里,嘴唇抖动了几下,一个字没说出来,脸却刷一下红了。

    “高翔!我自己事自己做主,不用你教我!”郑周煊扔下这句话,甩门出去头都不回。

    郑周煊一跑奔跑,跑了好远才停下,可一停眼泪就涌出,收都收不住。

    她恨高翔,凭什么对自己的私事指手划脚,自己开不开心,找什么样的人,他凭什么管!

    越想越生气,郑周煊拿起电话拨通高翔,“高翔,你关心我是不是?你真关心我就做我男朋友!你敢不敢?”

    不等高翔说话,郑周煊就挂了电话,对着天说:“我恨死你,高翔!”

    这个混乱的夜晚,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的夜晚,郑周煊没有回家,一头扎进了酒吧。

    她缩在酒吧的黑暗角落里,不想让任何人找到自己,只想独自品一杯冷冷的酒。

    黑暗中,郑周煊逼自己忘记许多事,只有酒在喉间。

    她当然也忘记了高翔是警察,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她。

    高翔再次出现时,郑周煊没有逃走,也没有把酒泼在他脸上,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没有任何表情。

    高翔知道,她醉了。

    高翔背着酒醉的郑周煊,不知道该送到哪里。

    郑周煊家?不认识。自己家?有点冒险。

    于是,他折衷一下,想到了一个地方。

    郑周煊应该庆幸,第二天是休息日,可以不用给任何人解释,可以睡到日上三竿。

    她努力睁开眼,看到一束亮光从窗口射入,这种刺激让她瞬间就清醒了。

    郑周煊直起身,才发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她摇了摇头,试图想着昨天发生的事。应该是和高翔在结案,然后吵架了,再后来就去了酒吧,又遇上了高翔。

    后来呢,后来呢,郑周煊实在想不起来,她正拍着脑袋,门被推开了,郑周煊看见的就是最后一个记忆,高翔。

    高翔进门时面带微笑,他关心地问:“你昨天喝多了,现在有没有好一点?”

    看着高翔的微笑,郑周煊的记忆开始渐渐恢复到任何一个细节。

    她说:“头还有点疼。”

    “除了头疼,其它还记不记得?”高翔看着郑周煊的眼睛,眼巴巴地等着她说话。

    “我,我刚起来……”郑周煊觉得自己晕乎乎的,她说:“我牙还没刷呢。”

    其实怎么会不记得呢,自己冲高翔吼来着,恨死高翔了。

    但郑周煊还是白了一眼,问这是哪里?

    “你一个大姑娘家喝醉了,我也没办法,就向叶敏求救,这是她家。”

    高翔说完,郑周煊开始坐在床上发呆,为什么自己要问这个问题,高翔又为什么给这么个回答。

    离开叶敏家,郑周煊执意不要叫醒还在睡懒觉的叶敏,这让高翔有点意外。

    阳光明媚的天气,郑周煊和高翔无聊地在街上闲逛。

    “郑周煊。”高翔想了半天,还是顺着郑周煊昨晚的意思,小心翼翼地问,“你还记得昨天说过的话吗?”

    郑周煊面对高翔,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他,俊朗的面孔,眼睛里藏着的是什么?

    “你还记得吗?”高翔又追问,嘴角里卷起的笑意。

    “你希望我是记得还是不记得。”郑周煊问。

    这个倒有点让高翔为难,他有点无措地说:“你,随你。”

    郑周煊的心被自己揪着,越揪越紧,直到紧得不能呼吸,不能说话。

    她转过身,快步走在前头。

    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不想再面对高翔,或许一切都还需要时间。

    叶敏被绑架的案件很快就得到证实,郑周煊被抽到了专案组。

    案情显然比较棘手,绑匪很狡猾,用假身份证登记手机号码,通话时间、通话地点随机变化,勒索钱款的交接地点、交接方式更是花样不断,而且指定由一个女性亲属来交钱。

    绑架案不同于其它案件,时间拖得越久对肉票越不利。

    经过一番较量后,还是绑匪撑不住了,终于敲定了勒索钱款的交接地点。

    谁来完成这个任务呢?会议室里,郑周煊让大家意外地举起了手。

    郑周煊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主动申请去交钱,是因为叶敏和自己相识一场,还是因为其它,来不及想这么多,任务已经在眼前,这恐怕算是郑周煊从警以来遇到的最大挑战了。 富品中文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案战鹰相邻的书:重生之我是曹操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