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全球高考

166、秋

【书名: 全球高考 166、秋 作者:木苏里

全球高考最新章节 富品中文网欢迎您!本站域名:"富品中文"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影帝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    第二天, 研究室的核心机房就布置妥当了,第一批专家和研究员将很快入驻进来,届时, 以系统核心盘为基础的新项目将正式开始。

    负责清扫的人把运输用的包装收好带出去, 游惑和秦究却留在了机房里。

    他们面前亮着一块特殊的屏幕,两个人影蹲在屏幕底下忙碌。

    高齐弓着腰抓住一个金属柄,对另一头的人说:“922你抬一下那个底盘。”

    闻远愣了一下, 在s大队里,喊他名字的人很多,叫这个代号的只有秦究一个。现在冷不丁听见另一个人这么叫, 忍不住有点感慨。

    刚离开系统的那段时间, 他们试着摒弃这些数字,改喊名字。其他人还好,他们这群人之间却总不能习惯。

    这样来来回回拗了很久, 最终又陆陆续续叫回了代号。

    他们都是彼此关于那段经历的见证者, 只要还在见面, 就注定还会想起以前, 会想起曾经在系统里的日子,想起见过的人, 做过的事。

    但是没关系, 一切经历不论好坏都有价值, 至少组成了他们完整的人生。

    闻远从怔愣中回神,把底盘托起来,叫了一句“老大”。

    秦究俯身, 从侧面把核心盘装进去。

    “好了。”游惑指着屏幕说。

    他们直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灰。

    闻远看着屏幕,在操作台上敲了一气。其他人站在一旁,沉默地等着。

    系统的世界被瓦解之后,曾经那个总给人带来噩梦的“灵魂”便消失了,一并消失的还有154。他虽然和系统本体分离了,却仍然依存于那个构造出来的世界,同生存、同消亡。

    但游惑他们不信这个邪,他们始终认为,真正被干扰毁灭的是系统本体的主控台,以及系统本体的“核”。154也许会被波及,但不至于完全消失。

    他们尝试过很多办法,找过很多专家。但每一次的结果都大同小异,就像闻远说的:如果154还在,这个存留下来的核心盘应该会是他的栖息地。

    他们给核心盘内部传递过很多次信息,多到几乎数不清,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应,

    其实还有一种可能,他们一直不愿意去想——

    当初在系统内核被毁的时候,广播里说了一句“检测到修正程序”,而那一刻,真正的修正程序还在游惑他们手里。一定有什么人模拟了“修正程序”,跟系统的“核”融合在了一起,才真正终结了那些噩梦和悲剧。

    那么……还有谁能模拟“修正程序”呢?

    只有154。

    有时候,闻远会在夜里突然想起那一幕,系统的声音在他脑中盘旋不息,不断重复着那句话,重复久了,会慢慢变成154的语气。

    然后他就再也睡不着了,不管白天训练有多累,他都难以平静地沉入睡眠里。

    有一次他好不容易在快天亮的时候睡着,又不幸梦到了那一幕。梦境一点也不还原,添油加醋了不少东西。

    他梦见154占据了系统的咽喉,用沙沙的广播声对他们说:“我最后再送你们一程吧,不枉做了几年损友。”

    他惊醒之后在床上坐了很久,心想,他这辈子可能再也碰不到这样的损友了。

    闻远动作顿了一下,解释说:“我之前打过申请,把核心盘的动态关联到了手机上。昨天晚上它突然有一点动静,所以今天想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他最后敲了一下键盘,屏幕终于完全亮了起来,显示系统核心盘开启了最简模式,旁边是一些最基本的操作按键,诸如启动、关闭、搜寻资料库信息。就像一台死板的电脑。

    闻远熟门熟路地进了几个界面,没有发现任何东西。最后他又切进了监测界面,指着昨晚凌晨的一个小波峰说:“看,昨晚2点多的事。”

    高齐问:“这个突然波动一下是什么意思?”

    “这个核心盘一直是低频运行模式……就好比手机待机,没有真正关掉,为了保证它后续的平稳性。”闻远解释说:“这个波动就是指核心盘在那一刻没有保持原本的模式,就好比你待机的手机突然收到一条消息,亮了一下。”

    高齐说:“那不是好事吗!”

    闻远点了一下头,沉默片刻说:“是,我昨天后半夜一夜没睡着。但我担心这是因为最近频繁移动它导致的不稳定。而不是……”

    他停了一下,低声飞快地说:“而不是154存在的证据。”

    机房安静下来,只能听见核心盘轻低的运转声。

    许久之后,秦究说:“核心盘好歹也是系统曾经最重要的部分,如果移动一下就会导致不稳定,有点说不过去吧?”

    闻远愣了一下,眼睛倏然亮了一些。

    他哂笑一声,说:“也是。”

    就因为这句“也是”,他们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和尝试。

    参与项目的专家和研究人员也希望能够保留有154的痕迹,于是他们一边完善新系统的构架,一边固定往核心盘深处传递问候和消息。

    这几乎成了这群人的日常习惯,雷打不动。

    于是春夏秋冬……四季走过了一轮多。

    整个项目在第二年的秋天收尾,新系统已经基本完成,主要用于训练场景的构架和筛选辅助,不久之后就可以投入使用。

    那阵子的特训营合着深秋的氛围,有些冷清,因为游惑和秦究带着所有学员去了南边进行海上合训。偌大的地方只剩下负责收尾的研究员,安静得有点萧瑟。

    闻远没去吃午饭,而是带着专门的清洁剂进了核心机房。出于强迫症或是……别的什么,他打算把那里稍微收拾一下,毕竟再有一周他就要回s大队。

    下一次再来这里,就要等新系统开机了。再往后……也不知何年何月。

    他在机房屏幕前坐了一会儿,然后打开系统,往核心盘里传了一句话,一切都一如往常。

    可能是因为要走了吧,他看着传递过去的内容,忽然觉得太简单了,他明明有很多话想说的。不止他,还有秦究、游惑、021……所有见证过154存在的人,都有很多话想说。

    但并不是单方面的倾诉,他们希望的是交流,是像以前一样有来有往的交谈,闲聊也好,打趣也好,互损也好,只要有回应。

    闻远发了很久的呆,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屏幕上已经刷满了他发过去的消息,因为他的手指下意识按在发送键上。

    每条消息都是一片空白,没有内容,就好像明明有话,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闻远惊了一跳,这样持续不断的消息传递很容易引起一些程序的紊乱。

    他噌地站了起来,噼里啪啦地敲着按键,打算撤销那些空白无用的内容,顺便在检查一下有没有引起混乱。

    就在他即将按下执行程序的时候,屏幕突然闪了一下。

    那一瞬间,闻远以为自己眼花。

    屏幕上的程序还在滚动,瞬间下去几百行。

    他长久地僵立在那里,突然伸手拼命把屏幕内容往回拉。

    他翻了很久,终于在密密麻麻的字符之间找到了一条消息。那条消息的来源显示为核心盘本身,消息内容只有三个数字和一个标点:

    922?

    很巧,那天是9月22号,秋分的前一天。

    闻远傻在屏幕前的那一刻,于闻正从哈尔滨某所大学的阶梯教室出来,拎着书包一边回信息,一边跟同学商量午饭吃什么。

    吴俐和杨舒站在北京某个实验室里,戴着专用的眼镜,趴在仪器旁记录数据。

    狄黎在上海的某栋图书馆里支着头,手机开了静音搁在旁边,偶尔会忽然亮一下。

    舒雪换了工作,正走在浙江某个城市的街上。系统里的很多事情她都慢慢记不清了,只记得自己好像做过一个漫长的梦,梦里有人跟她说,如果以后有机会,可以在这个城市里见面。

    她会在这个每天经过的街角遇见一个有点腼腆的男生,他因为身体缘故休学许久刚回到校园,他会挠着头被人推上前,尴尬地说:“我叫赵文途,我能……认识你吗?”

    而游惑和秦究刚结束上午的特训,跟高齐、楚月他们打了招呼,顺着楼梯上到甲板层来。

    这个季节的天空总是很高,清透辽远。海风潮湿,带着浅淡的秋凉,顺着一绺长云直落天边。

    游惑忽然想起系统里的那片海,它总在固定的日子起风,固定的时间翻起浪来,固定的时候下雨,固定的时候飘雪……

    最重要的是,它永远望不到边。

    系统所有的风景都是那样,云山雾罩,没有边界。

    但这里不同。

    这里风遇山止,船到岸停。

    他身后的陆地绵延一亿多公顷,脚下的海有三百多万平方公里。再往南,至多不过穿于云上,绕地而行。

    这里的一切都有始有终,却能容纳所有不期而遇和久别重逢。

    世界灿烂盛大。

    欢迎回家。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好啦,到这里就全部结束啦。谢谢你们容忍我乱七八糟的更新时间,容忍了6个月,辛苦了~

    下一篇开《某某》,伪骨科,双向暗恋。有兴趣可以去专栏收藏一下,我应该会存点稿子再开,免得更新又这么乱。

    我们下一篇文有缘再见,么么哒~

    另外基友的无限流正在预收《末世堡垒》,有兴趣的可以期待一下。

    晚点整理好霸王票名单会放在这个后面,不是更新~不要弄错啦。 富品中文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全球高考相邻的书:十方天士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